精彩小说尽在业余短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路悠言、苏牧野

>

路悠言、苏牧野

苏牧野 著

现代言情 苏牧野路悠言 路悠言、苏牧野

《路悠言、苏牧野》是网络作者“苏牧野”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苏牧野路悠言,详情概述:整整一年,我以为我已经淡忘了那些痛苦。可此刻,在看到我的身体这瞬间,那些折磨那些疼痛又再次回到了我的心上。...《路悠言、苏牧野》第10章免费试读整整一年,我以为我已经淡忘了那些痛苦。可此刻,在看到我......

来源:xkxs   主角: 苏牧野路悠言   更新: 2024-05-17 11: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苏牧野路悠言是《路悠言、苏牧野》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苏牧野”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他开口:“路阿姨,警队有令,命路承洲为副队长,与我同去江城清扫罪犯。务必找到叛徒路悠言,生死不论!”最后四个字,他说得又稳又狠,眼底尽是冷漠。我妈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哀戚出声:“你们两个,会后悔的。”她绕开两人,朝着后山跑去...

《路悠言、苏牧野》 第8章

我妈身子晃了晃,快速往后山跑去。
只是刚到门口,就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苏牧野和路承洲。
…《路悠言、苏牧野》免费试读我妈身子晃了晃,快速往后山跑去。
只是刚到门口,就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苏牧野和路承洲。
路承洲脸色很冷,他拦在母亲面前“妈,别再为路悠言做任何事了!我妈红着眼“她是你妹妹。
路承洲厉声反驳“警队已经开除了她,我也发了断绝关系的申明,她已经不是路家人了!这句话,震的我浑身发麻。
我这才看到,一直没说话的苏牧野,手里拿着一份开除文件。
他开口“路阿姨,警队有令,命路承洲为副队长,与我同去江城清扫罪犯。
务必找到叛徒路悠言,生死不论!最后四个字,他说得又稳又狠,眼底尽是冷漠。
我妈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哀戚出声“你们两个,会后悔的。
她绕开两人,朝着后山跑去。
等她到时,眼前的景象连我都觉得一阵窒息。
墓碑被挖空,衣冠冢也被人翻了出,里面的衣服被人泼了油漆,红字写着叛徒。
我妈崩溃大哭。
她跌跌撞撞跑上前,用力搓着墓碑上的黑狗血,可只是徒劳无功。
“悠言,是妈没有保护好你……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凄凉地闭上了双眼。
无人相信,无人救我,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苏牧野他们赶来时,我妈正抱着我的衣冠冢,满身狼藉瘫在地上。
路承洲脸色发黑,他咬着牙将母亲拉起“妈!够了!我妈眼神复杂地扫过路承洲和苏牧野。
“你们都说她坏,是叛徒,是耻辱,可你们跟她一起长大,该是最了解她的!可你们从不信她。
我妈双眼执拗,语气惨然。
“你们早商量好了要让悠言去顶罪!你们才不在乎真相是什么!6“妈,够了!路承洲厉声呵断她,“您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要再执迷不悟,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管你!寂静的山间,冷风呼啸。
我妈怔然的看着路承洲,泪流满面。
路承洲却背过身,大步离开。
苏牧野看着我妈,眼眸疏离“路阿姨,再见。
我看着母亲苍白的面孔,冲上前拦在两人面前“路承洲!那是我们的母亲!你怎么能说出那样残忍的话让她难过!可我喊破喉咙,用尽全力,路承洲都听不见,也看不见我。
我真的有些怨恨他,怨他为什么不信我,又为什么要对妈妈这么狠心!可我只是一个灵魂,看着这因我而起的一出出悲剧。
却无力改变。
偏巧这时,苏牧野开了口“路副队,心可真够狠的。
路承洲回看着他。
“苏队昨天提出用我和我妈的性命逼路悠言现身时,不觉得自己心狠?苏牧野面色不变“一个叛徒,有什么好心疼?路承洲久久沉默,良久后才轻声问“苏牧野,这一年,你有信过她一回吗?没有。
苏牧野说完,语带嘲讽地反问,“你难道想告诉我,你其实相信路悠言?不信。
我猛地一颤,没再继续跟着他们,守在母亲身边。
可我没想到,母亲从那刻开始,就变得一句话都不说。
只是眼神虚无缥缈的睁着。
哪怕护工叫她,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无数次想要握住她的手,却又无数次从她的身前穿过。
我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可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陪在她身边。
三天后,我妈却悄悄离开了疗养院。
我一路跟着她,回到了南坪巷。
我看着我妈去找了苏牧野。
门开的那瞬,我透过苏牧野高大的身影,看到客厅中央架着件纯白婚纱。
像雪一样的白,毫无征兆扎进我的眼睛。
我还记得,这是我曾经借住在他家时,给他看的设计图“以后我结婚了!穿上这件婚纱一定很美。
他坐在沙发上削着苹果,笑我山猪吃不了细康,女大朗装小娘。
我气的拿拳头砸他,他躲着求饶“行行行,你要是三十岁前没嫁出去,这婚纱我给你买!甜蜜历历在目,现在他却要牵起别人的手共赴婚姻殿堂。
我酸涩的挪开目光,就听我妈笑着说“这是给悠言准备的吧。
我早知道你们彼此喜欢,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瘦了?等她回来,要先试试看合不合身。
我怔怔看着我妈,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苏牧野冷淡地开口“路阿姨,你在说什么?我妈奇怪的看着他“牧野,我知道你喜欢悠言很久了,还做了什么三十岁约定,这次任务回来她就正好三十岁了,你们也算得偿所愿,和阿姨怎么还这么生分?说到悠言,她这个没良心的已经很久没消息了,你有她的消息吗?我彻底怔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她这是,忘了这一年来发生的所有事?苏牧野皱起眉,打量了我妈好一会,才拨通了路承洲的电话。
“来我这,接走你妈。
挂完电话,他又对我妈说“路阿姨,以后请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还有,我要结婚了,我未婚妻叫乔秋蕊。

小说《路悠言、苏牧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