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业余短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新婚夜王妃脱下嫁衣跑了

>

新婚夜王妃脱下嫁衣跑了

凉了那年 著

古代言情 昀潇天 浒卿澜

古代言情《新婚夜王妃脱下嫁衣跑了》是由作者“凉了那年”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昀潇天浒卿澜,其中内容简介:——甜宠不虐——新婚夜,浒卿澜脱下嫁衣跑了!但是,身中情谷欠她又能怎么样呢?强忍着酥酥麻麻的痛楚,浒牡丹紧咬着嘴唇,向巨大的热泉冲去……此时,正在里面打坐的昀潇天一脸怒意……开始疯狗,而后狂宠,摄政王是主打一个卑微陪衬,负了天下也要爱她一人。她行事乖张,不过为了天下,舍己为人,又如何?...

来源:fqxs   主角: 昀潇天浒卿澜   更新: 2023-11-17 06: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昀潇天浒卿澜为主角的古代言情《新婚夜王妃脱下嫁衣跑了》,是由网文大神“凉了那年”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罢了!白亏了一副好嗓子。浒卿澜,闻言,手攥成拳。一双美丽的大眼,盯着昀潇天毫不示弱。眸子中散出的眸光更是怒不可遏的恨意...

新婚夜王妃脱下嫁衣跑了第5章 望,王爷不要怒杀无辜在线免费阅读

瞟见昀严帝对浒卿澜眯眼起兴趣,昀潇天果断出言。

昀严帝闻言,眯了眯眼,从浒卿澜的身段从下往上打量,最终停留在她平平无奇的脸上。

罢了!白亏了一副好嗓子。

浒卿澜,闻言,手攥成拳。

一双美丽的大眼,盯着昀潇天毫不示弱。

眸子中散出的眸光更是怒不可遏的恨意。

昀潇天垂了垂眼,片刻目光亦是同样傲娇地向她瞥去。

不过,耳朵里回味的依旧是她刚刚伤怀哼唱的曲子。

那样的滋味会让他情不自禁,想起那个已经回不来的人。

浒卿澜觉得她一定是有病!

不然,她怎么觉得他对着她眼神直勾勾地像要通过她去看另一个人?

呸!她怎么能这么想?他明明就是个宠妾灭妻的狗男人。

浒卿澜迎着他的目光,再次光明正大地白了他一眼。

仿佛多看一眼都觉得脏!

不过依然躲避不了,宴会散场后,她被昀潇天打横丢进马车的下场。

浒卿澜生气,愤恨、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你对本王很有意见?昀潇天捏起茶杯,嘴角勾略出几分薄凉。

“没、意、见、摄政王就是把我给杀了都没意见!浒卿澜揉了揉摔疼的柔胰,忿恨不平。

“大胆!暗夜听到她不讳直言,没等昀潇天开口便隔着车帘呵斥一声。

“退下!昀潇天怒喝。

而后,把手放在马车桌前,修长的指甲,十分好看。

浒卿澜睨了一眼他刚刚语气中性十足的表现。

没想到狗男人还会因为护着刚见面不到两分钟的人,对身边近侍多年的兄弟。

果真虚伪!

就只会对她不好而已。

“本王无意冒犯!你放心本王既然从皇兄那里将你讨来,便不会在意你的身份。

日后在王府,你,依然可以畅所欲言,以半个主子自居。

昀潇天性感的嗓音,宠溺响起。

浒卿澜侧过脸,不看他。

心里,倒是暗戳我会信你个鬼!要是真的那么好,当初用得着在冰天雪地冒死去刺杀本姑娘?!

浒卿澜觉得男人,就没一句真话。

不过,他若是说的是真,那她这段时间应该也是过得好潇洒。

而且,其一她现在误打误撞已经被昏君赐给了他。

只要她不想死,就不能跟他硬刚!

其二为了方便日后拿回青蓝玉佩,她现在出入还需要借助他的身份,所以还不能翻脸。

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找他算账。

想至此,浒卿澜瞬间调节自己的语气。

尽量变得平和“摄政王这么大义,是对臣妾有什么要求吗?实话说,臣妾刚染了皮肤病,侍寝之事…是万万不行的。

浒卿澜说完特意将方才特意挠烂的手臂,伸到他面前,示弱。

昀潇天不怒反笑。

鬼精。

“哦,原来不是爱妃嫌弃觉得本王坐在轮椅上,而是因为爱妃生病了,如此本王将爱妃治好,爱妃便可心甘情愿侍候本王?

狗男人你就想得美!

差点弄死本姑娘还想要本姑娘伺候,你是哪里来的脸?

“自然是王爷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浒卿澜皮笑肉不笑,刻意摆了摆衣裳。

昀潇天嘴唇微勾。

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满意。

不过,相不相信又是另一回事了。

转眼,刚了摄政王府。

浒卿澜因为在马车上被他摔过,腿有些软,刚下马车,就在府外找了根棍子当拐杖。

昀潇天则在马车上推着轮椅,缓慢滑下。

余光瞥见她发丝带着的几分凌乱,唇角直勾,便回了院子。

浒卿澜用余光目送他的转身,过后,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喘气。

若不是那日她在梦里,梦到青蓝玉佩可以将她送回现代,她打死也不想回来这个讨厌的南齐。

翌日。

日晒三竿,浒卿澜还在呼呼睡。

忽然听见身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立马条件反射的弹跳起来。

手中握着激光笔,直奔那人眉心。

昀潇天镇定与她相望,“爱妃会武?

“啊……这…不是…王爷…臣妾只是梦糜罢了。浒卿澜目光躲闪。

连忙将余光转而落在他俊美不凡的五官下,迅速转移话题“王爷?您这么大清早过来是,是有什么事吗?

昀潇天沉静望着她的各种媚态表演,感觉很享受。

浒卿澜只觉得,这是变态吧?!

随后,将视线移到身侧的御医身上。

“老刘参见王妃。刘御医特意将王妃二字咬紧。

就连,浒卿澜自己都没来得及察觉,便应了下来。“啊?!免礼……

昀潇天心情爽朗,畅快笑出声音。

只可惜,某个小猪以为自己演技多好,并不自知,自己早已经掉进了圈套。

“昨夜,王妃手臂溃烂,疑是患了皮肤病,刘御医劳烦您帮忙看一下。

“称不上麻烦,能为王爷效劳是臣等几辈修不来的福分。刘御医神色欢快,恭敬,规矩拱手。

浒卿澜并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只记得她手上的微破皮都是她自己挠的,不过撒上了一些化学过敏药。

没科学手段,她晾这个刘御医也查不出来。

再查,也只能是皮肤病。

果不其然,三炷香以后,大汗淋漓的刘御医依旧没查明白缘由。

咳咳,只能尴尬扶额地说句“臣惭愧!有负王爷所托,臣该死。王妃此症特殊,王爷还需另请高明。

刘御医说毕已经汗水湿透衣衫。

浒卿澜瞟了眼昀潇天阴晴不定的笑容,生怕他一怒之下,把人给杀了。

只好,硬着头皮,抢在前头道“禀王爷!臣妾此症属家族遗传,特有病症。

刘御医实力不足,也实乃正常。

臣妾保证,只要王爷给臣妾几日时间,臣妾定然能够让自己药到病除,白白净净出现在王爷面前。

望王爷不要怒杀无辜。

小说《新婚夜王妃脱下嫁衣跑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